蝙蝠水仙了解一下_咸鱼烨桦

致力于挖坑。最近沉迷大蝙蝠。

【蝙蝠水仙】从徒
老福特说的敏感词我是真没找到……
只能用图片了。
@鹤风

点梗专用。
有兴趣的可以评论留梗√
有空就写。

暂定,原方,蝙蝠水仙/中心/ Batfamily

【Batfam中心】韦恩家的日常

4.关于父亲节的某事

  小布鲁斯最近有点烦恼。

  为什么?

  因为最近学校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一个他难以完成的作业。

   在父亲节为自己的父亲献上一份亲手做的礼物。

   一想到课堂上老师的话,他觉得脑袋疼。

   ——“请每个同学务必完成这个作业。”小布鲁斯觉得他似乎还能看到老师反光的镜片后的锐利眼神。

   小布鲁斯低着头坐在书房的桌子上,晃荡着双腿,不知道该怎么去弄。他下意识伸手摸身旁放着小甜饼的盘子,突然想到了什么。

   然后跳下桌子朝楼下跑去。

  阿尔弗雷德觉得最近可能要限制一下布鲁斯少爷的甜品摄入量了。要避免蛀牙之类的。

  阿尔弗雷德单手抱着新购买回来的食物走进大宅。大宅里似乎弥漫着一股焦味,但他并没有太在意,直到他走进厨房……

   原本应该干净整洁的厨房如今一片脏乱,像是被洗劫了一样,阿尔弗雷德皱着眉放下了手上的东西。然后转身向楼上走去。

   “布鲁斯少爷?你在哪里?”阿尔弗雷德推开书房的门,然后就看到小布鲁斯站在书桌前。

   也就是说,排除了家里进贼的可能性,剩下的……

“布鲁斯少爷?”

  “阿尔弗雷德。”小布鲁斯转头朝阿尔弗雷德招了招手,等到阿尔弗雷德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从身后拿出了一盘卖相一般的饼干,像是阿尔弗雷德独创小甜饼的失败作品。

   小布鲁斯忍不住揉了揉鼻子,说:“阿尔弗雷德,节日快乐。”

   阿尔弗雷德看着面前的小布鲁斯和那盘饼干,忍不住想叹气,但最终他更忍不住的是脸上的笑容。

   他将小布鲁斯搂进怀里,揉了揉小布鲁斯的脑袋。“谢谢你。布鲁斯少爷。”

之后?之后他们过了一个愉快的节日♡

  哦,对了。还有,小布鲁斯被阿尔弗雷德揪住帮忙清理厨房。

————
虽说还没到父亲节,但想到了这个脑洞的我还是忍不住写起了段子。

【蝙蝠中心】Heavy

#蝙蝠中心,因为batfamily出场所以带了tag

#点梗。

#顺序为:第一年的蝙蝠侠—黑暗骑士—黑归蝙蝠侠

(一)

——“重吗?这个哥谭。”

  布鲁斯皱着眉忍受来自胳膊上的疼痛,看着阿尔弗雷德冷静地拿着针一下一下地将撕裂开的伤口缝合好。

  短短的几个月,蝙蝠侠这个恐惧的代名词已经成为了哥谭的城市传说了。“当夜幕降临,蝙蝠侠会用披风将他的哥谭女王笼罩在他的保护之下。”阿尔弗雷德敢保证,没有人会想过,哥谭的宝贝布鲁斯会是那个穿着蝙蝠黑衣出没在夜晚的怪物。但事实就是如此。

  布鲁斯想到不久之前在哥谭的某座高楼上,猫女和他说的话:“你打算将哥谭所有的罪犯全都抓捕入网是不可能的,而你担不起哥谭的重。”

  他还记得他用蝙蝠侠特有的低沉嗓音说道:“我担得起,我必须做到。”

  是的,他必须做到。

  蝙蝠侠绝不能倒下。蝙蝠侠一脚将面前的罪犯踹倒,武器也因此掉落在了不远处,他在罪犯反击前捉住了他的衣襟,将他狠狠地提起然后摔在地上,蝙蝠侠的铁拳一下下地落在罪犯的脸上,直至他失去了反抗的意识。

“不重,我能扛起来。”

蝙蝠侠站在蝙蝠灯旁,抬手擦去嘴边的血液,低头俯视着整个哥谭。然后展开漆黑的披风朝哥谭的怀抱一跃而下。


(二)

——“重吗?这个哥谭。”

——“重,但这是我的责任。”

  布鲁斯看着面前被新立起的石碑。他忍不住地想起了过去,在他还是八岁的时候,在他领养迪克的时候。天色阴沉,淅淅沥沥的雨不断的下着,像是在衬托这悲伤的气氛。

  又一次,他站在了这里。

  他失去了他的罗宾,他的儿子,在这条打击犯罪的路上,他失去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了,他的朋友,他的搭档,他的家人。可是那有怎样?罪犯们不会为蝙蝠侠失去的东西狂欢,甚至他们爱极了这种行为。

   蝙蝠侠知道,他的敌人们有一个协定。当他死去的那天,罪犯们会在城市夜空放上蝙蝠信号灯。一只倒吊的蝙蝠,在休息,也就是死去的蝙蝠侠。而这是小丑的主意。

  这个哥谭,很重。

  布鲁斯这么想着,他拉下了蝙蝠头罩。

“蝙蝠侠是没有极限的。”

“可是你有,布鲁斯老爷。”

  没有人会在意布鲁斯的极限,因为人们不在意,也没有人会在意蝙蝠侠的极限,因为蝙蝠侠总能打破他的极限。


(三)

——”重吗?这个哥谭。“

——”......“

  重不重,已经没有意义了。布鲁斯这样想着,他知道他已经不再年轻了。

  对于哥谭,那是他背了一辈子的重担,他为此奉献了他的所有。每当阴雨天气,身上的骨头没有一根是不疼的,他也早忘记了他身上的骨头碎了多少次,多少次与死神共舞。

他习惯了疼痛的感觉,也因为太过于习惯,所以他不再感受到疼痛。

但他无时无刻都感受到哥谭压在他身上的重量。

让他难以喘息。

直至死亡来临的那一刻。

“这个哥谭......真重......”







【Batfam中心】韦恩家的日常

4.关于小布鲁斯的上学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布鲁斯也逐渐走出了那个夜晚。他上学的事情被阿尔弗雷德提上了日程。

但他并不想去学校。因为那里总会有人提起他的父母。用不屑,或是幸灾乐祸的语气讨论着。小布鲁斯觉得他的学习可以靠自学,但阿尔弗雷德却认为小布鲁斯能在那里学习到更多的东西。

“阿福,我会去上学的,我自己去。”

“如果这是您的命令,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微微欠身。

只不过几天之后,阿尔弗雷德依旧担任起接送小布鲁斯上下学的任务。

因为阿尔弗雷德总是会用不同的方式陪伴着小布鲁斯。

现在回想起来,布鲁斯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这或许是阿福作为家人的不可改变的原则之一吧。

————
今天是中秋节!大家节日快乐!
我是不是该码节日贺文?
这一更的灵感来自于我家母上大人对我上学的执着。即使上了大学,只要有机会,依旧会送我去上学。

【Batfam中心】韦恩家的日常

3.关于某天夜巡结束【点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尖锐刺耳的声音伴随着警笛的嗡鸣响起,“我亲爱的小蝙蝠,当你的背后再无一人的时候,你与我并无不同!”

小丑抬着头看着在漆黑夜空中亮起的蝙蝠灯,被劣质妆粉涂抹的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蝙蝠侠一拳砸在桌子上。这时候的他脱下了蝙蝠侠的面具,露出了那张属于哥谭宝贝布鲁斯帅气的脸。

只不过脸上有些不少的还流着血的伤口罢了。

布鲁斯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玻璃柜子,里面的几套衣服依旧被他保存完好。

他的第一任罗宾认为他冷酷,于是放弃了罗宾的衣服。

他的第二任罗宾因为他的迟到失去了他的年轻的生命。

蝙蝠女孩因为他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

布鲁斯忍不住紧握双拳,他知道蝙蝠侠的身后早已空无一人。

“老爷。背后。”阿尔弗雷德平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然后一双手越过了布鲁斯的身边,在桌面上放下一杯咖啡。

布鲁斯侧头看着身旁的阿尔弗雷德。

一瞬间,他似乎看到的当年只有八岁的自己。被戈登从身亡的父母身边带回到警察局后,问讯赶来的阿尔弗雷德也说了这么一句话:“少爷,我在你身后。”

然后?然后年幼的他抱着年长者失声痛哭。

如今在灯光下的英国管家,身形一如以往挺拔。“老爷,你该让我料理一下你的伤口了。”

不。

布鲁斯心想。

蝙蝠侠身后绝非空无一人。

【Batfam中心】韦恩家的日常

#ooc
#若各位看官有想看的小日常不妨在评论留下。

2.关于赖床

阿尔弗雷德在每天早上都认为比打击罪犯更困难得就是喊他主人,布鲁斯老爷起床。

蝙蝠侠每天夜里总是要夜巡打击罪犯,直到黎明才能回到蝙蝠洞内开始休息。而作为韦恩公司的总裁,总有大大小小的会议需要布鲁斯韦恩的在场。

阿尔弗雷德看着面前用被子将自己裹起来的布鲁斯,说着:“布鲁斯老爷,您今天还有两个会议需要您到场。”

“阿福……再让我睡五分钟……”被子里传出一句话,由于声音主人还没睡醒而使声音带着些许的沙哑。

“布鲁斯老爷,这句话您在十分钟前已经说过了。”阿尔弗雷德拉开厚实的遮光窗帘,让太阳得以照进房间。

“布鲁斯老爷,若是您再不起床,您将会在会议上迟到。并且,为了不让您迟到,我会为您重新准备一份能在路上解决的早餐,例如一份蔬菜沙拉和蔬菜汁?”

“哦不,阿福。”布鲁斯盯着一头的乱翘的头发坐起来。“我这就起……”

“好的,我将为您准备好您的早餐。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看着揉着自己头发的布鲁斯笑了笑,然后退出了房间。

百粉了!!
来个点梗?
评论留下你的梗?
原方,不义灰,蝙蝠水仙,Batfamily中心,Jaytim
不一定能全写完。
感谢粉我的小天使们!爱你们!

【Batfam中心】韦恩家的日常

#不定时段子流
#有ooc。只是想写一下韦恩家的日常
#哥谭的小少爷和阿福。

1.关于睡前故事

小布鲁斯在睡前总会有一个睡前故事。来自母亲玛莎的或是来自父亲托马斯的。在八岁之后就来自管家阿尔弗雷德的。

小布鲁斯认为自己已经是个男子汉了,所以他觉得他不再需要睡前故事。

但黑暗总是会让他想起那一天的夜晚,珍珠项链断裂而掉落在地上的珍珠的声音。

阿尔弗雷德知道他小主人的倔强,所以他会在小布鲁斯入睡前给他一个睡前拥抱。

当他入睡后,被梦魇纠缠时,阿尔弗雷德会抱着他的小主人,让他得以好眠。

直到布鲁斯长大后,他依旧记得在小时候,每当噩梦来袭,他总会待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蝙蝠中心】光阴一年

#仓促写下这个故事之后可能会做修改
# happy Batman day!

哥谭,是犯罪率最高的城市。你永远不知道它为多少罪犯提供了一个容身之所,你也不知道它在某些人眼里是多么珍贵的宝藏。

夜幕降临哥谭。一个城市传说开始流传。

哥谭,它创造了一个怪物,他诞生于哥谭最黑暗的地方,他出没于深夜,他凶狠,果决。他仿佛一只隐藏在黑暗中的蝙蝠,他总是出现在犯罪的现场,打击罪犯。他以恐惧守护这座喜好污秽的城市。

他是哥谭最忠诚的黑暗骑士,他守护着哥谭。

人们称他为——蝙蝠侠。

————
蝙蝠侠不知道他现在是一个怎么样的状态。是他的灵魂回到了过去又或是这只是单纯的幻觉。

他露在面具外的嘴唇被抿成一条直线,眼神并不是面对罪犯时露出的冷酷,而是另一种带着些许怀念的眼神。

在他面前站着的是蝙蝠侠。准确来说是一年前的蝙蝠侠。身处在过去,看到一年前的自己,这是一种多么奇妙的感觉。

或许别人不知道蝙蝠侠从何时出现,又是因什么出现,但他清楚的知道。为了保护更多的家庭,为了那个在八岁死去父母的孩子。

但他看着眼前的这个蝙蝠侠,他还是多么的青涩,哥谭的黑暗面还没有将他改变,他还不会隐藏自己的痛苦,他还怀揣着希望。

他跟随着年轻的蝙蝠侠,看着初出茅庐的自己,哥谭的高楼中穿梭,磕磕碰碰地进行着对罪犯的打击。他总是因为救人而给自己留下一身的伤,也总是因为对罪犯的下手分寸掌握不够准确而懊恼。

蝙蝠侠站在韦恩塔的上方,他总是站在这里。因为在这里能将整个哥谭收之眼底。

韦恩夫妇死去的巷子,哥谭警局,阿卡姆疯人院,还有……

年轻的蝙蝠侠用钩枪飞跃过哥谭的高空,他是哥谭的初露锋芒的王子,在他的领地巡逻。而他,是哥谭的骑士,他沉稳,忠诚。

他沉默地看着年轻的蝙蝠侠经历着这似曾相识的一件件事件。他看着年轻的自己痛苦,却不作改变。因为他知道,自己必须要经历这些事情。这会使蝙蝠侠成长,成为哥谭罪犯的恐惧。

你经历黑暗比任何人都要多,但你的灵魂从未暗淡。

回过神来的蝙蝠侠,发现自己只是因为疲惫而在蝙蝠洞睡着了。他发现自己身上搭着一张毯子,他知道那是阿尔弗雷德为他做的。

蝙蝠侠嗅着毯子上熟悉的香味,枕着自己胳膊又沉沉地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