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水仙了解一下_咸鱼烨桦

致力于挖坑。最近沉迷大蝙蝠。

【蝙蝠水仙/枭蝙】关于倒数

#新一年的贺文


钟声滴滴答答的响着。


哥谭的罪犯没有休止,而蝙蝠侠也没有休息日。即使新的一年到来,似乎也如往常一样。


只不过,今年对布鲁斯来说却又有一点不一样。


大概是因为他不再孤独?


布鲁斯透过面具注视着他伤痕累累的哥谭市。这座城市夺走了他的许多,却又带给了他许多。


夺走了爱他的父母,却让他遇到了他爱的家人,现在,甚至还有了爱他的人……


布鲁斯转身看向不知从何时起已经站在他身后的夜枭,依旧是最开始看到的那副冰冷的样子,不同的是布鲁斯知道面具下的那双和他相似的蓝眼睛怕是已经被笑意占据了。


某种程度上他们算是兄弟,却又胜似爱人。


夜枭迈步走到蝙蝠侠身旁,视线落在灯火仍旧通明的哥谭市,然后偏头勾唇说道:“今天我可以有预约的。所以,亲爱的,请问可以赏脸赴约么?”


蝙蝠侠没有休息日,布鲁斯深知。无人能打破的定律。哥谭的罪犯可不会想看到蝙蝠侠呢。


夜枭走近蝙蝠侠,伸手用拇指抚摸布鲁斯露在面具外的嘴唇,“这不花你很多时间,我保证。”


布鲁斯感受到夜枭的手已经从他的嘴唇慢慢移到了他的后颈,那个脆弱的被轻轻一捏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夺取他性命的部位。这个判断让布鲁斯下意识绷紧了身体。


走神之间他似乎听到了一声轻笑。然后,嘴唇刺痛了一下。


夜枭不轻不重地咬了布鲁斯的嘴唇,然后又将咬改为舔。


知道夜枭的想法后,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加深了这个吻。


嗒。


嗒。


嗒。


夜枭结束了这个吻。


“新年快乐, My brother.”夜枭背着身像后倒去,“最后送你一个新年礼物。”


“啪。”


在夜枭的响指打响后,蝙蝠侠听到了几声爆炸嗯声音。


“希望这个礼物你会喜欢。”


夜枭穿过了时空隧道离开不久,布鲁斯接到了来自蝙蝠洞的电话:“布鲁斯老爷,刚才哥谭发生了几次爆炸,都是蝙蝠洞里有数据记录到的贩毒集团的窝点……”


布鲁斯笑了笑,说:“阿尔弗雷德,就把这当一个新年礼物吧。”


————

新年第一波贺文,枭蝙。

各位新年快乐。


2018意思意思总结

今年算是正式写文的一年吧。平常脑洞不少,写出来的很少。还拖延症……


今年陆陆续续跳了几个坑,最后安心躺在了蝙蝠水仙坑里冷的瑟瑟发抖。


我也不清楚这个算不算水仙,毕竟夜枭,黑蝙,灰蝙和不义蝙都是不同的人。


不过某种意义上也是水仙吧?hhh


然后……我对不起因为原方关注我的小可爱们!!!我知道我好多年没更了。


一定原因因为我没怎么玩楚留香了。然后他们之间的故事我也不太清楚了。所以就停下来没继续写了。


不过坑我大概不会弃,但更的速度不会很快就是了。


感谢今年大家的相伴。


爱你们!


今晚大概会有贺文?emmm


平常也欢迎大家催更。


【蝙蝠水仙/不义灰】satellite

#又是一发在饿死前的腿肉...没粮我好饿啊1551


#不义蝙x灰蝙


#都是私设,看看吃口粮就好,别较真。我也不知道写什么。


   当一个人从没见识过真正的阳光之时,灼烧伤人的火焰也会被当做是温暖的艳阳。蝙蝠侠从来都知道他是一个怪物,一个生存在黑夜里的怪物。所以,当他看见那一抹转瞬即逝的光亮也会毫不犹豫的去靠近。


   宛如飞蛾扑火般,丝毫不在意自己会不会被灼伤。


  甚至他不会去怀疑那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光。


  原本混乱,肮脏,却尚有生气的哥谭,如今,站在高处,放眼望去的只有死气沉沉。蝙蝠侠一如从前装扮,站在蝙蝠灯的隔壁,许久不被使用的蝙蝠灯早已蒙上许多的灰尘。


   没有犯罪,没有战争与死亡,也没有八岁的小孩会在某条漆黑的小巷子中为他死去的父母痛哭。


   这是他成为蝙蝠侠的理由,也是他为之奋斗的目标。


   然而,他没有做到的事情超人做到了。他建立了一个有序的没有犯罪的世界,人们能安心快乐的生活。明明,这是他曾经无比向往的世界,可他却觉得这不是一个美好的世界……


   至少……这不是个活着的世界……


   蝙蝠侠摸上自己的脖子,软甲之下那里是一个紫黑的扼痕。那是神奇女侠对他的警告,警告他不要背叛他们。超人浮在空中向他投来一个冰冷的眼神。


   蝙蝠侠伸手将蝙蝠灯打开,明亮的灯光和漆黑的蝙蝠标志被投影在夜空中。蝙蝠侠一跃而下,消失在城市的夜色之中。


   当蝙蝠侠回到蝙蝠洞时看到的是一幕让他汗毛竖立的画面,蝙蝠洞内被破坏的一片狼藉,蝙蝠电脑有被东西狠狠砸穿的痕迹,破碎的玻璃和坍塌的石块填满了整个蝙蝠洞。他下意识将手握拳,手心已被汗湿。


   布鲁斯边跑边拽下头罩跑进蝙蝠洞内,大声地喊着阿尔弗雷德的名字。


   “阿尔弗雷德!”


   然后他又穿过蝙蝠洞与韦恩大宅的秘密通道,眼前的景色更是让他难以呼吸。偌大的韦恩大宅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俨然是被攻击过的样子。布鲁斯看着周围的一切,始作俑者是谁他已经不需要猜测了,他的脑海中又浮现了那个冰冷的眼神……


   “不,不可能的,他不应该知道的……”布鲁斯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微弱地否认。那是他最隐密的秘密。


   “布鲁斯老爷,你在这里干什么?”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像惊雷般击中了布鲁斯,他转头就看到阿尔弗雷德捧着一壶咖啡站在废墟之中。


   莫名的违和感让布鲁斯找回的蝙蝠侠的冷静,“阿尔弗雷德?你在干什么?还有,大宅怎么成废墟了?”


   阿尔弗雷德脸上的表情和动作更是让布鲁斯有更大的怀疑。


   “布鲁斯老爷,大宅并没有出现什么被毁坏的情况,至于咖啡,这是你一直以来的惯例。如果你是指你终于想戒掉咖啡,那这就是个好消息了。”阿尔弗雷德皱眉看着布鲁斯。


   随后阿尔弗雷德迈步向布鲁斯走过去想去查看一下他的布鲁斯老爷今晚是不是受了什么伤。布鲁斯注意到了阿尔弗雷德平直的走过地面上凸起的石块,就像平常那样子。


   是我出现了幻觉吗?布鲁斯心想,但转眼他又觉得这个幻觉出现的不合常理。这个幻觉的出现没有任何的理由,他今晚可没有因为打击罪犯而受伤,也没有吸入稻草人的恐惧毒气。


   “布鲁斯老爷?”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不过有一个可以确定的观点就是并没有人袭击这里,因为今晚他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仿佛哥谭已经死去一般。冷静又回归到布鲁斯的身体里。


   他的城市正在死去,而他无能为力。


   再一次回到蝙蝠洞的时候,布鲁斯除了最开始的那片废墟外,已经隐约能看到蝙蝠洞原本的样子了。只不过这一次除了那片废墟外还能看到的一个人,他正站在实验台的位置。


  布鲁斯谨慎的绕向试验台的另一边,这能让他将对方的面容看的更清楚。


   ——是他自己,穿着一套蝙蝠装的布鲁斯韦恩。


  随后他看到那个布鲁斯韦恩一把将手上正在弄的东西收起来然后跑向墙边打开一睹暗门迅速的离开,就在他以为这个幻觉就此消失外,一束红色的热射线擦着他的脸将不远处的石头炸开。


  布鲁斯侧身向旁边翻去,躲开了那道红色攻击,全身的肌肉绷的死紧。


  “蝙蝠侠!”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是超人。


   就在布鲁斯抬头的头的时候,一切又不复存在了,没有废墟,没有超人,但幻觉中的一幕幕让他难以就此忘记。


   布鲁斯走到试验台边上,却看到了一句话:无罪有序却死寂的世界或是混乱罪恶却活着的世界?他沉默着,然后从腰带中掏出一块氪石,神奇女侠说的没错,他确实想过背叛,而现在他要下定决心了。


  在清醒的状态下幻觉是不会出现的,这印证了布鲁斯的一个猜想。那天他看到的画面,比起幻觉应该更像是海市蜃楼一类的情况,而媒介,可能就是他当时携带的氪石和那不知道是哪个宇宙的蝙蝠侠手上的氪石产生了共鸣,然后让他看到了。


   一个想法在布鲁斯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眯起眼,打量起手中的氪石……


————


   即使哥谭最近的罪犯率因为超人的原因断崖式下降,但蝙蝠侠依旧不改每晚夜巡的惯例。除开夜巡的时间布鲁斯要做的就是待在蝙蝠洞内为他的计划做准备。


  布鲁斯有预感,他和超人的战争即将要爆发,可在人间之神眼里,人类的武器对他可没有一丝一毫的威胁。至于氪石,仅能用于突袭。而且他手上的氪石并不足以支持开展持久战。所以他开始尝试复制氪石。


  此时,他放置在玻璃盒里的氪石又一次出现了图像,仅仅只有几秒。


  图像中的蝙蝠侠被狠狠地砸在墙上,滑落再地上。然后氪石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距离被他以为是幻像的第一次已经过了几个月了,而除了第一次外,每次都仅有几秒的画面,但几个月来,他也已经熟悉了对方正在经历的事情。


  常言,最了解自己的人只有自己,即使这是另一个宇宙的自己。他们是如此的相似,只不过他比他更加的果断。背叛,成立叛军,坚守自己的底线,他们经历的事情又是如此的接近,像是在指引着他。


  给予了他……勇气?


  布鲁斯不知道,但他确实总是在受他的启迪。现在的这个世界不是他所梦寐以求的世界,这只是一个虚假的表象,而这个表象欺骗了所有人。


————


梦,是黑暗笼罩着的世界。


布鲁斯除了自己外,他的视线范围内看不到任何的东西。没有路,没有人,也没有一丝光亮。黑暗像液体般向他流动而来,像是想要将他吞噬殆尽。


他挣扎着,他想呼救,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在黑暗中行走不一定需要明灯,只需要有人牵引着你。


  他感受到他的手被轻柔地抬起来,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他是被一只手牵着,引领着向前。


  他一步步向前迈进,起初只是铁锈味越来越浓郁,直到后来地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鲜血,最后连他的手上也占满了湿漉漉的血。它们是如此的鲜红,鲜红的让人想吐。


  突然,布鲁斯觉得他的手上一轻,他有点难以置信的低下头,看到的是他原先握着的那只手现在只剩下了一只断腕。


而他的前方出现了一丝光明。


   他抱住那只断腕,看着前方的光亮渐渐驱走他身边的黑暗,光明代替了黑暗笼罩了他,他却开始退却,可是潜意识让他向往光明。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人环住了他的肩膀,亲昵地拍了拍,然后将他推向了仅剩的黑暗之中。


  “剩下的路,你该知道怎么走了,布鲁斯。”


  “亲爱的我”


  ——


  “你确定要和我打响这场战争吗?蝙蝠侠。”人间之神在空中俯视着整个哥谭市。


  “至死方休。”


蝙蝠侠紧紧盯着蝙蝠电脑屏幕上的超人,用蝙蝠侠特有的低沉嗓音回应他。


  


【蝙蝠水仙】从徒
老福特说的敏感词我是真没找到……
只能用图片了。
@鹤风

点梗专用。
有兴趣的可以评论留梗√
有空就写。

暂定,原方,蝙蝠水仙/中心/ Batfamily

【Batfam中心】韦恩家的日常

4.关于父亲节的某事

  小布鲁斯最近有点烦恼。

  为什么?

  因为最近学校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一个他难以完成的作业。

   在父亲节为自己的父亲献上一份亲手做的礼物。

   一想到课堂上老师的话,他觉得脑袋疼。

   ——“请每个同学务必完成这个作业。”小布鲁斯觉得他似乎还能看到老师反光的镜片后的锐利眼神。

   小布鲁斯低着头坐在书房的桌子上,晃荡着双腿,不知道该怎么去弄。他下意识伸手摸身旁放着小甜饼的盘子,突然想到了什么。

   然后跳下桌子朝楼下跑去。

  阿尔弗雷德觉得最近可能要限制一下布鲁斯少爷的甜品摄入量了。要避免蛀牙之类的。

  阿尔弗雷德单手抱着新购买回来的食物走进大宅。大宅里似乎弥漫着一股焦味,但他并没有太在意,直到他走进厨房……

   原本应该干净整洁的厨房如今一片脏乱,像是被洗劫了一样,阿尔弗雷德皱着眉放下了手上的东西。然后转身向楼上走去。

   “布鲁斯少爷?你在哪里?”阿尔弗雷德推开书房的门,然后就看到小布鲁斯站在书桌前。

   也就是说,排除了家里进贼的可能性,剩下的……

“布鲁斯少爷?”

  “阿尔弗雷德。”小布鲁斯转头朝阿尔弗雷德招了招手,等到阿尔弗雷德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从身后拿出了一盘卖相一般的饼干,像是阿尔弗雷德独创小甜饼的失败作品。

   小布鲁斯忍不住揉了揉鼻子,说:“阿尔弗雷德,节日快乐。”

   阿尔弗雷德看着面前的小布鲁斯和那盘饼干,忍不住想叹气,但最终他更忍不住的是脸上的笑容。

   他将小布鲁斯搂进怀里,揉了揉小布鲁斯的脑袋。“谢谢你。布鲁斯少爷。”

之后?之后他们过了一个愉快的节日♡

  哦,对了。还有,小布鲁斯被阿尔弗雷德揪住帮忙清理厨房。

————
虽说还没到父亲节,但想到了这个脑洞的我还是忍不住写起了段子。

【蝙蝠中心】Heavy

#蝙蝠中心,因为batfamily出场所以带了tag

#点梗。

#顺序为:第一年的蝙蝠侠—黑暗骑士—黑归蝙蝠侠

(一)

——“重吗?这个哥谭。”

  布鲁斯皱着眉忍受来自胳膊上的疼痛,看着阿尔弗雷德冷静地拿着针一下一下地将撕裂开的伤口缝合好。

  短短的几个月,蝙蝠侠这个恐惧的代名词已经成为了哥谭的城市传说了。“当夜幕降临,蝙蝠侠会用披风将他的哥谭女王笼罩在他的保护之下。”阿尔弗雷德敢保证,没有人会想过,哥谭的宝贝布鲁斯会是那个穿着蝙蝠黑衣出没在夜晚的怪物。但事实就是如此。

  布鲁斯想到不久之前在哥谭的某座高楼上,猫女和他说的话:“你打算将哥谭所有的罪犯全都抓捕入网是不可能的,而你担不起哥谭的重。”

  他还记得他用蝙蝠侠特有的低沉嗓音说道:“我担得起,我必须做到。”

  是的,他必须做到。

  蝙蝠侠绝不能倒下。蝙蝠侠一脚将面前的罪犯踹倒,武器也因此掉落在了不远处,他在罪犯反击前捉住了他的衣襟,将他狠狠地提起然后摔在地上,蝙蝠侠的铁拳一下下地落在罪犯的脸上,直至他失去了反抗的意识。

“不重,我能扛起来。”

蝙蝠侠站在蝙蝠灯旁,抬手擦去嘴边的血液,低头俯视着整个哥谭。然后展开漆黑的披风朝哥谭的怀抱一跃而下。


(二)

——“重吗?这个哥谭。”

——“重,但这是我的责任。”

  布鲁斯看着面前被新立起的石碑。他忍不住地想起了过去,在他还是八岁的时候,在他领养迪克的时候。天色阴沉,淅淅沥沥的雨不断的下着,像是在衬托这悲伤的气氛。

  又一次,他站在了这里。

  他失去了他的罗宾,他的儿子,在这条打击犯罪的路上,他失去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了,他的朋友,他的搭档,他的家人。可是那有怎样?罪犯们不会为蝙蝠侠失去的东西狂欢,甚至他们爱极了这种行为。

   蝙蝠侠知道,他的敌人们有一个协定。当他死去的那天,罪犯们会在城市夜空放上蝙蝠信号灯。一只倒吊的蝙蝠,在休息,也就是死去的蝙蝠侠。而这是小丑的主意。

  这个哥谭,很重。

  布鲁斯这么想着,他拉下了蝙蝠头罩。

“蝙蝠侠是没有极限的。”

“可是你有,布鲁斯老爷。”

  没有人会在意布鲁斯的极限,因为人们不在意,也没有人会在意蝙蝠侠的极限,因为蝙蝠侠总能打破他的极限。


(三)

——”重吗?这个哥谭。“

——”......“

  重不重,已经没有意义了。布鲁斯这样想着,他知道他已经不再年轻了。

  对于哥谭,那是他背了一辈子的重担,他为此奉献了他的所有。每当阴雨天气,身上的骨头没有一根是不疼的,他也早忘记了他身上的骨头碎了多少次,多少次与死神共舞。

他习惯了疼痛的感觉,也因为太过于习惯,所以他不再感受到疼痛。

但他无时无刻都感受到哥谭压在他身上的重量。

让他难以喘息。

直至死亡来临的那一刻。

“这个哥谭......真重......”







【Batfam中心】韦恩家的日常

4.关于小布鲁斯的上学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布鲁斯也逐渐走出了那个夜晚。他上学的事情被阿尔弗雷德提上了日程。

但他并不想去学校。因为那里总会有人提起他的父母。用不屑,或是幸灾乐祸的语气讨论着。小布鲁斯觉得他的学习可以靠自学,但阿尔弗雷德却认为小布鲁斯能在那里学习到更多的东西。

“阿福,我会去上学的,我自己去。”

“如果这是您的命令,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微微欠身。

只不过几天之后,阿尔弗雷德依旧担任起接送小布鲁斯上下学的任务。

因为阿尔弗雷德总是会用不同的方式陪伴着小布鲁斯。

现在回想起来,布鲁斯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这或许是阿福作为家人的不可改变的原则之一吧。

————
今天是中秋节!大家节日快乐!
我是不是该码节日贺文?
这一更的灵感来自于我家母上大人对我上学的执着。即使上了大学,只要有机会,依旧会送我去上学。

【Batfam中心】韦恩家的日常

3.关于某天夜巡结束【点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尖锐刺耳的声音伴随着警笛的嗡鸣响起,“我亲爱的小蝙蝠,当你的背后再无一人的时候,你与我并无不同!”

小丑抬着头看着在漆黑夜空中亮起的蝙蝠灯,被劣质妆粉涂抹的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蝙蝠侠一拳砸在桌子上。这时候的他脱下了蝙蝠侠的面具,露出了那张属于哥谭宝贝布鲁斯帅气的脸。

只不过脸上有些不少的还流着血的伤口罢了。

布鲁斯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玻璃柜子,里面的几套衣服依旧被他保存完好。

他的第一任罗宾认为他冷酷,于是放弃了罗宾的衣服。

他的第二任罗宾因为他的迟到失去了他的年轻的生命。

蝙蝠女孩因为他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

布鲁斯忍不住紧握双拳,他知道蝙蝠侠的身后早已空无一人。

“老爷。背后。”阿尔弗雷德平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然后一双手越过了布鲁斯的身边,在桌面上放下一杯咖啡。

布鲁斯侧头看着身旁的阿尔弗雷德。

一瞬间,他似乎看到的当年只有八岁的自己。被戈登从身亡的父母身边带回到警察局后,问讯赶来的阿尔弗雷德也说了这么一句话:“少爷,我在你身后。”

然后?然后年幼的他抱着年长者失声痛哭。

如今在灯光下的英国管家,身形一如以往挺拔。“老爷,你该让我料理一下你的伤口了。”

不。

布鲁斯心想。

蝙蝠侠身后绝非空无一人。

【Batfam中心】韦恩家的日常

#ooc
#若各位看官有想看的小日常不妨在评论留下。

2.关于赖床

阿尔弗雷德在每天早上都认为比打击罪犯更困难得就是喊他主人,布鲁斯老爷起床。

蝙蝠侠每天夜里总是要夜巡打击罪犯,直到黎明才能回到蝙蝠洞内开始休息。而作为韦恩公司的总裁,总有大大小小的会议需要布鲁斯韦恩的在场。

阿尔弗雷德看着面前用被子将自己裹起来的布鲁斯,说着:“布鲁斯老爷,您今天还有两个会议需要您到场。”

“阿福……再让我睡五分钟……”被子里传出一句话,由于声音主人还没睡醒而使声音带着些许的沙哑。

“布鲁斯老爷,这句话您在十分钟前已经说过了。”阿尔弗雷德拉开厚实的遮光窗帘,让太阳得以照进房间。

“布鲁斯老爷,若是您再不起床,您将会在会议上迟到。并且,为了不让您迟到,我会为您重新准备一份能在路上解决的早餐,例如一份蔬菜沙拉和蔬菜汁?”

“哦不,阿福。”布鲁斯盯着一头的乱翘的头发坐起来。“我这就起……”

“好的,我将为您准备好您的早餐。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看着揉着自己头发的布鲁斯笑了笑,然后退出了房间。